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3

藤泽秀行

● 作为有修养的专业棋手,赢了棋也不会特别高兴,而且,在败者面前喧嚷是有失棋品的。我认为,胜负就只是个结果,在大胜负中赢了也不必有登了天的气氛,胜负的余韵一旦消失,又回到原本的自己。对对手,我也是如此说。胜负单纯只是个结果,又不是真正的战争被杀了,所以,我对败者不使用多余的神经。用这种心情站起来,把这次胜负画上句号,而且,对手越强,我产生再一次和这人下的心情也就越强、越多。  ○ 我总觉得要在有生之年,尽力追求自己的最善。   ● 我过于相信别人吃过许多亏,但即使这样,我也从不去怀疑朋友。   ○ 生死不由己,为了下出自己人生最善的一手去继续努力。   ● 不要过于捞空贪利,而是要坚实地积蓄力量,为将来奠定基础,战斗起来也就有力。所谓“厚”的棋,含义就在于此。当抓住对方的弱处后,狠狠一击,空自然就来了。人生也是如此,恍然一见进程很慢,却是在不断地蓄存力量,一有时机就爆发出来,一口气追上去便遥遥领先。   ○ 不过,不管蓄存了多少力量,抓不着机会就没有价值。而且,即使抓住了机会,不擅长使用也达不到预期的结果。在棋上光靠“厚”是绝对赢不了棋的。应用有误,犹如把宝物变成了废物。   ● 能努力到什么程度,也是人才能的一部分。   ○ 在年轻时,不要去为自己的力量不足而烦恼,只要全力以赴去拼就行了,反正不知道自己的潜力,也没必要去深深地苦恼。   ● 体育界,新人一破世界纪录,就会引起大骚动,这中间有本人的天才素质,但我却认为是在那背后努力的结果。他本人在努力的基础上持有了自信,破纪录只是顺理成章的事,就是这么回事。   ○ 什么事都不要想得太复杂,虽然说法比较古老,不管在什么时候,神都会保佑好人的。这么去想就行了。   ● 当感到这就是自己最大的限度时,就开始衰老了。   ○ 左右人生的是余白的部分。在接受加藤正夫君挑战的第二次“棋圣战”的第五局,我用了2小时57分的大长考,将对方的大龙吃了,这个大长考把大部分变化都算透了,但还是存在没有算到的地方。在接近无限的变化中,我只是把有限的变化算到了,也就是说,这手棋在这里是不是唯一的、最善的一手,我没有自信。同时,在我没有算到的部分里藏有的最善手,被加藤君发现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如果,在最後我输了,只能说我还不成熟,这是没有办法的事。计算虽然复杂,也只有勇敢地去下了。结果,是我计算正确,赢了。于是,我总觉得是一种“运”的存在。   ● 我从来认为围棋是搞不明白的,只是尽力去想搞明白。所以,在我不明白的地方,也就是没算到的余白部分,那就是“运”的因素在起作用了。以我的经验,“运气”是不可思议的来回循环的东西。所以,当认为运气不好时,忍耐等待是最好的办法,只要想,苍天是维护正道的,也就能忍耐了。当然,为了得到苍天的维护正道,不进行应有的努力是不行的。   ○ 书法,可以表现出人生。在我的书法里,我感到有种“气”的东西。我决不认为我的字高明,但我写的字就是我的人生,从行笔之中,能看出从地狱里生返的男人的人生哲学。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