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3

Teach Yourself Programming in Ten Years

用十年来学编程 Peter Norvig 为什么每个人都急不可耐? 走进任何一家书店,你会看见《Teach Yourself Java in 7 Days》(7天Java无师自通)的旁边是一长排看不到尽头的类似书籍,它们要教会你Visual Basic、Windows、Internet等等,而只需要几天甚至几小时。我在Amazon.com上进行了如下搜索: pubdate: after 1992 and title: days and (title: learn or title: teach yourself) (出版日期:1992年后 and 书名:天 and (书名:学会 or 书名:无师自通)) 我一共得到了248个搜索结果。前面的78个是计算机书籍(第79个是《Learn Bengali in 30 days》,30天学会孟加拉语)。我把关键词“days”换成“hours”,得到了非常相似的结果:这次有253本书,头77本是计算机书籍,第78本是《Teach Yourself Grammar and Styl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重读王若度《关于爱好和生活》及佘头《武道释义》

——————————————记住在LSM静心快乐读书的那种感觉~ “如果从学术的角度来讲,其实我玩游戏并不划算。学术界是真真正正靠实力来说话的。当然,我并不后悔,因为我们来到这个世上,本质上是来做一个人的,是来生活的,而不是来做学术的、不是来成功的、也不是来挣钱的、更不是来取悦什么人的,那些都应是为生活本身而服务的。如果你不快乐,不精神满足,不能放声大笑夜夜孤枕难眠,那你就是腰缠万贯,得了诺贝尔奖又有什么意义呢。 大家应当寻找属于自己的、有益的爱好,以及自己事业和生活的目标。寻找生活的目标是一个长期的、不断更新维护的并不断享受的过程。我希望:当某一天突然发现自己应当放弃自己长期以来追求的、以为是自己今生的目标的事情,而去追求别的、即使在他人眼中看来毫无意义的事情的时候,迈得出那一步。” 截拳道,其内在的自由无技的特点和以无法为有法,以无形为有形,以无限为有限的启蒙纲领,自成一套以诚实的自我表达为宗旨和最高境界的哲学体系。对任何一个人,其搏击的形式取决于其四肢和身体的综合协调发挥所表现的外在特点,这是因为我们的生理构造决定了我们的打斗方式。而在纷繁复杂的格斗中,情形往往瞬息万变,如果以固定不变的形来应付千变万化的实际情况,那么得到的必定是失败。道家哲学里讲: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所以最直接,最迅速,最简洁的攻击往往最有效。一个好的武术家,应该能洞察一切,将简单直接的技法练到条件反射,以致肌肉对练习的记忆足够唤起在实战中瞬间快速灵活的反应。武术乃至运动的极致,都是为了两点:速度和力量。不管是内家拳还是外家拳,其要称之为武则都要达到至高的速度和力量,不然就不会产生最够大的杀伤力。不能用于挑战自我极限或实战的武术,充其量只不过是形式的招式,正所谓“练武不练功,到老一场空。”武术究其源泉是一种搏击的技术,但如果把武术单纯理解为打架或者暴力,并滥用武力,则远远偏离了武学的本质所在;也有人把武术高深的境界片面理解为修内,也就是自我挑战能力的不断提升,强调武学的儒家和道家思想,这固然是至关重要的一点,但如果忽视了搏击性,则一样不能称其为武学,因为这样永远也不会真正在武术的意义上全面提升自我并突破自我能力的极限,达到化境。缺乏乃至没有搏击性的武术最多只是武学基础上产生的艺术,而不会是武术本身。真正的武术,必然融合了其搏击的本质与指导其发展的哲学,两者相互促进,相互协调,缺一不可。 武术的每招每式,不论派别,不论功法,都有其必然的搏击性在里面。而宗其真意,无非攻防二字。而攻击与防守本身的哲学就在八卦的阴阳鱼中有着深刻的体现。攻击的一刹那,也是自己防守最薄弱的时候;防守的一刹那,也是攻击的最佳时机。阴阳互易,而越是好的武术家,则越能在这种互易中寻求自我状况的和谐与稳定,从而不仅把握了搏击的胜负,而且在自我能力的控制与发挥上做到游刃有余。要寻求做到这两点,则需要自我最诚实的表达,而这却是非常困难的。 单纯从武术的搏击性来讲,又可以把攻击的要素简化为近身和发力,把防守孕育在攻击之中。我们身体的构造决定了我们必须通过近身来接近对方,通过发力来打倒对手。所以李小龙早就说过:“搏击的精义就是移动的技巧”,近身和发力永远是任何搏击术所必须遵循的原则,否则不可能打倒对手。这两点上,就必须通过长时间的刻苦训练来寻求身体的协调性与灵活性,速度和力量的训练以致达到条件反射就变得格外重要。因为实战中对手不可能告诉你他会怎么打,对于瞬间发生的情况的反应往往直接决定胜负。谈到防守,则必须将攻击和其相互结合。因为攻击和防守的先后次序总会给对手较大的时间差去反应,不利于搏击取得胜利。攻防结合的打法不仅可以削减对方的攻击,而且不易让自己受到重创。咏春拳就是这种打法的典范。截拳道正是吸收并改进了咏春的打法,让其本身变得更加实用。而这一技法的成功应用,则在于平时训练的习惯和方式。 武术,虽然是一种武装的力量,然而真正的武术,则是融入了武学多少年发展的哲理和武术家个人的修为。决不是简简单单的打斗对抗,或者甚至是打架。不同的哲学体系下会产生风格迥异的武术,使武术在不同的民族,不同的国家和不同的历史背景下有着不同的意义。武术本身可以作为一种文化加以传播和交流,从而得以发展,同时也可以作为自我挑战和提升的手段。但从哲学上看,武术是我们不同的个体认知和体悟这个世界的很好的途径。我们所有的科学或者哲学,都是在我们的认知层面上产生的物质乃至精神上的进步。武术也是如此,只不过换了一种方式。 武道对于我本身,则是通向精神自由和自我真诚表达的一扇门。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后知后觉,虽晚但还有时间证明我自己

今天早上醒来在床上瞎想,回来本科时候自己和冬冬的事。我给她写信她给我回信,我给她短信,她虽不是总会及时回我,可对有趣的话题,她似乎从来未曾回绝过,总是饶有兴致地和我聊和我讨论。若仔细地想,这种陪伴难道不正是她的情意的表露吗? 自己只受挫于她有时候的没有及时回应,还有那一次自己对她说出暗恋过她后她的轻描淡写换话题的回应方式,从来没有想到更勇敢更直接一点。啊,自己当时果然在感情上还没开悟。。  后知后觉,也只有把握时光来证明自我了。虽然这次的结果很不确定,可我决心去纯粹的燃烧一次,像山王一战的樱木花道一样,用行动告诉朋友们,这就是青春的我了!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重读《王泛森:如果让我重做一次研究生》摘记

一、研究生与大学生的区别 (一)选择自己的问题取向,学会创新   由接受知识到创造知识,是身为一个研究生最大的特色,不仅如此,还要体认自己不再是个容器,等着老师把某些东西倒在茶杯里,而是要开始逐步发展和开发自己。做为研究生不再是对于各种新奇的课照单全收,而是要重视问题取向的安排,就是在硕士或博士的阶段里面,所有的精力、所有修课以及读的书里面都应该要有一个关注的焦点,而不能像大学那般漫无目标。大学生时代是因为你要尽量开创自己接受任何东西,但是到了硕士生和博士生,有一个最终的目的,就是要完成论文,那篇论文是你个人所有武功的总集合,所以这时候必须要有个问题取向的学习。 (二)尝试跨领域研究,主动学习 选对一个领域和选对一个问题是成败的关键,而你自己本身必须是带着问题来探究无限的学问世界,因为你不再像大学时代一样泛滥无所归。所以这段时间内,必须选定一个有兴趣与关注的主题为出发点,来探究这些知识,产生有机的循环。由于你是自发性的对这个问题产生好奇和兴趣,所以你的态度和大学部的学生是截然不同的,你慢慢从被动的接受者变成是一个主动的探索者,并学会悠游在这学术的领域。 故事一则: 这个老师只给他一张支票,跟他说你要花钱你尽量用,但是从来不教他任何东西。可是隔壁那个教授,老师教很多,而且每天学生都是跟着老师学习。他有一次就跟那个老师抱怨:「那你为什么不教我点东西呢?」那个老师就说:「如果我知道结果,那我要你来这边念书做什么?我就是因为不知道,所以要我们共同探索一个问题、一个未知的领域。」他说其实这两种教法都有用处,但是他自己从这个什么都不教他,永远碰到他只问他「有没有什么新发现」的老师身上,得到很大的成长。所以这两方面都各自蕴含深层的道理,没有所谓的好坏,但是最好的方式就是将这两个方式结合起来。我为什么讲这个故事呢?就是强调在这个阶段,学习是一种「self-help」,并且是在老师的引导下学习「self-help」,而不能再像大学时代般,都是纯粹用听的,这个阶段的学习要基于对研究问题的好奇和兴趣,要带着一颗热忱的心来探索这个领域。   研究生另外一个重要的阶段就是Learn how to learn,不只是学习而已,而是学习如何学习,不再是要去买一件很漂亮的衣服,而是要学习拿起那一根针,学会绣出一件漂亮的衣服,慢慢学习把目标放在一个标准上,而这一个标准就是你将来要完成硕士或博士论文。   二、一个老师怎么训练研究生 到研究生阶段应该更像师徒制,所以来自个人和老师、个人和同侪间密切的互动和学习是非常重要的,跟大学部坐在那边单纯听课,听完就走人是不一样的,相较之下你的生活应该要和你所追求的知识与解答相结合,并且你往后的生活应该或多或少都和这个探索有相关。 我常说英文research这个字非常有意义,search是寻找,而research是再寻找,所以每个人都要research,不断的一遍一遍再寻找,并进而使你的生活和学习成为一体。中国近代兵学大师蒋百里在他的兵学书中曾说:「生活条件要跟战斗条件一致,近代欧洲凡生活与战斗条件一致者强,凡生活与战斗条件不一致者弱。」我就是藉由这个来说明研究生的生活,你的生活条件与你的战斗条件要一致,你的生活是跟着老师与同学共同成长的,当中你所听到的每一句话,都可能带给你无限的启发。   回想当时我在美国念书的研究生生活,只要随便在楼梯口碰到任何一个人,他都有办法帮忙解答你语言上的困难,不管是英文、拉丁文、德文、希腊文……等。所以能帮助解决问题的不单只是你的老师,还包括所有同学以及学习团体。你的学习是跟生活合在一起的。当我看到有学生呈现被动或是懈怠的时候,我就会用毛泽东的「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来跟他讲:「作研究生不是请客吃饭。」   二)藉由大量阅读和老师提点,进入研究领域   怎样进入一个领域最好,我个人觉得只有两条路,其中一条就是让他不停的念书、不停的报告,这是进入一个陌生的领域最快,又最方便的方法,到最后不知不觉学生就会知道这个领域有些什么,我们在不停念书的时候常常可能会沉溺在细节里不能自拔,进而失去全景,导致见树不见林,或是被那几句英文困住,而忘记全局在讲什么。藉由学生的报告,老师可以讲述或是厘清其中的精华内容,经由老师几句提点,就会慢慢打通任督二脉,逐渐发展一种自发学习的能力,同时也知道碰到问题可以看哪些东西。就像是我在美国念书的时候,我修过一些我完全没有背景知识的国家的历史,所以我就不停的念书、不停的逼着自己吸收,而老师也只是不停的开书目,运用这样的方式慢慢训练,有一天我不再研究它时,我发现自己仍然有自我生产及蓄发的能力,因为我知道这个学问大概是什么样的轮廓,碰到问题也有能力可以去查询相关的资料。所以努力让自己的学习产生自发的延展性是很重要的。 (三)循序渐进地练习论文写作   到了硕士或博士最重要的一件事,是完成一篇学位论文,而不管是硕士或博士论文,其规模都远比你从小学以来所受的教育、所要写的东西都还要长得多,虽然我不知道教育方面的论文情况是如何,但是史学的论文都要写二、三十万字,不然就是十几二十万字。写这么大的一个篇幅,如何才能有条不紊、条理清楚,并把整体架构组织得通畅可读?首先,必须要从一千字、五千字、一万字循序渐进的训练,先从少的慢慢写成多的,而且要在很短的时间内训练到可以从一万字写到十万字。这么大规模的论文谁都写得出来,问题是写得好不好,因为这么大规模的写作,有这么许多的脚注,还要注意首尾相映,使论述一体成型,而不是散落一地的铜钱;是一间大礼堂,而不是一间小小分割的阁楼。为了完成一个大的、完整的、有机的架构模型,必须要从小规模的篇幅慢慢练习,这是一个最有效的办法。 因为受计算机的影响,我发现很多学生写文章能力都大幅下降。写论文时很重要的一点是,文笔一定要清楚,不要花俏、不必漂亮,「清楚」是最高指导原则,经过慢慢练习会使你的文笔跟思考产生一致的连贯性。我常跟学生讲不必写的花俏,不必展现你散文的才能,因为这是学术论文,所以关键在于要写得非常清楚,如果有好的文笔当然更棒,但那是可遇不可求的,文彩像个人的生命一样,英文叫style,style本身就像个人一样带有一点点天生。因此最重要的还是把内容陈述清楚,从一万字到最后十万字的东西,都要架构井然、论述清楚、文笔清晰。   三、研究生如何训练自己   (一)尝试接受挑战,勇于克服   研究生如何训练自己?就是每天、每周或每个月给自己一个挑战,要每隔一段时间就给自己一个挑战,挑战一个你做不到的东西,你不一定要求自己每次都能顺利克服那个挑战,但是要努力去尝试。我在我求学的生涯中,碰到太多聪明但却一无所成的人,因为他们很容易困在自己的障碍里面,举例来说,我在普林斯顿大学碰到一个很聪明的人,他就是没办法克服他给自己的挑战,他就总是东看西看,虽然我也有这个毛病,可是我会定期给我自己一个挑战,例如:我会告诉自己,在某一个期限内,无论如何一定要把这三行字改掉,或是这个礼拜一定要把这篇草稿写完,虽然我仍然常常写不完,但是有这个挑战跟没这个挑战是不一样的,因为我挑战三次总会完成一次,完成一次就够了,就足以表示克服了自己,如果觉得每一个礼拜的挑战,可行性太低,可以把时间延长为一个月的挑战,去挑战原来的你,不一定能做到的事情。不过也要切记,硕士生是刚开始进入这一个领域的新手,如果一开始问题太小,或是问题大到不能控制,都会造成以后研究的困难。 (二)论文的写作是个训练过程,不能苛求完成精典之作 但不一定要刻意强求,要有这是一个训练过程的信念,应该清楚知道从哪里开始,也要知道从哪里放手,不要无限的追下去。当然我不是否认这个过程的重要性,只是要调整自己的心态,把论文的完成当成一个目标,不要成为是一种的心理障碍或是心理负担。这方面有太多的例子了,我在普林斯顿大学念书的时候,那边旧书摊有一位非常博学多文的旧书店老板,我常常赞叹的对他说:「你为什么不要在大学做教授。」他说:「因为那篇博士论文没有写完。」原因在于他把那个博士论文当成要写一本经典,那当然永远写不完。如果真能写成经典那是最好,就像美丽新境界那部电影的男主角John Nash一样,一生最大的贡献就是博士那二十几页的论文,不过切记不要把那个当作是目标,因为那是自然而然形成的,应该要坚定的告诉自己,所要完成的是一份结构严谨、论述清楚与言之有物的论文,不要一开始就期待它是经典之作。如果你期待它是经典之作,你可能会变成我所看到的那位旧书摊的老板,至于我为什么知道他有那么多学问,是因为那时候我在找一本书,但它并没有在旧书店里面,不过他告诉我:「还有很多本都跟他不相上下。」后来我对那个领域稍稍懂了之后,证明确实如他所建议的那般。一个旧书店的老板精熟每一本书,可是他就是永远无法完成,他梦幻般的学位论文,因为他不知道要在哪里放手,这一切都只成为空谈。 (三)论文的正式写作   1.学习有所取舍   到了写论文的时候,要能取也要能舍,因为现在信息爆炸,可以看的书太多,所以一定要建构一个属于自己的知识树,首先,要有一棵自己的知识树,才能在那棵树挂相关的东西,但千万不要不断的挂不相关的东西,而且要慢慢的舍掉一些挂不上去的东西,再随着你的问题跟关心的领域,让这棵知识树有主干和枝叶。然而这棵知识树要如何形成?第一步你必须对所关心的领域中,有用的书籍或是数据非常熟悉。   2.形成你的知识树   我昨天还请教林毓生院士,他今年已经七十几岁了,我告诉他我今天要来作演讲,就问他:「你如果讲这个题目你要怎么讲?」他说:「只有一点,就是那重要的五、六本书要读好几遍。」因为林毓生先生是海耶克,还有几位近代思想大师在芝加哥大学的学生,他们受的训练中很重要的一部份是精读原典。这句话很有道理,虽然你不可能只读那几本重要的书,但是那五、六本书将逐渐形成你知识树的主干,此后的东西要挂在上面,都可以参照这一个架构,然后把不相干的东西暂放一边。生也有涯,知也无涯,你不可能读遍天下所有的好书,所以要学习取舍,了解自己无法看遍所有有兴趣的书,而且一但看遍所有有兴趣的书,很可能就会落得普林斯顿街上的那位旧书店的老板一般,因为阅读太多不是自己所关心的领域的知识,它对于你来说只是一地的散钱。 3.掌握工具   在这个阶段一定要掌握语文与合适的工具。要有一个外语可以非常流畅的阅读,要有另外一个语文至少可以看得懂文章的标题,能学更多当然更好,但是至少要有一个语文,不管是英文、日文、法文……等,一定要有一个语文能够非常流畅的阅读相关书籍,这是起码的前提。一旦这个工具没有了,你的视野就会因此大受限制,因为语文就如同是一扇天窗,没有这个天窗你这房间就封闭住了。为什么你要看得懂标题?因为这样才不会有重要的文章而你不知道,如果你连标题都看不懂,你就不知道如何找人来帮你或是自己查相关的数据。其它的工具,不管是统计或是其它的任何工具,你也一定要多掌握,因为你将来没有时间再把这样的工具学会。   4.突破学科间的界线   应该要把跨学科的学习当作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但是跨学科涉及到的东西必须要对你这棵知识树有帮助,要学会到别的领域稍微偷打几枪,到别的领域去摄取一些概念,对于本身关心的问题产生另一种不同的启发,可是不要泛滥无所归。为什么要去偷打那几枪?近几十年来,人们发现不管是科学或人文,最有创新的部份是发生在学科交会的地方。为什么会如此?因为我们现在的所有学科大部分都在西方十九世纪形成的,而中国再把它转借过来。十九世纪形成这些知识学科的划分的时候,很多都带有那个时代的思想跟学术背景,比如说,中研院的李院长的专长就是物理化学,他之所以得诺贝尔奖就是他在物理和化学的交界处做工作。像诺贝尔经济奖,这二十年来所颁的奖,如果在传统的经济学奖来看就是旁门走道,古典经济学岂会有这些东西,甚至心理学家也得诺贝尔经济奖,连John Nash这位数学家也得诺贝尔经济奖,为什么?因为他们都在学科的交界上,学科跟学科、平台跟平台的交界之处有所突破。在平台本身、在学科原本最核心的地方已经search太多次了,因此不一定能有很大的创新,所以为什么跨领域学习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常常一篇硕士论文或博士论文最重要、最关键的,是那一个统摄性的重要概念,而通常你在本学科里面抓不到,是因为你已经泡在这个学科里面太久了,你已经拿着手电筒在这个小仓库里面照来照去照太久了,而忘了还有别的东西可以更好解释你这些材料的现象,不过这些东西可遇而不可求。John Nash这一位数学家为什么会得诺贝尔数学奖?为什么他在赛局理论的博士论文,会在数十年之后得诺贝尔经济奖?因为他在大学时代上经济学导论的课,所以他认为数学可以用在经济方面来思考,而这个东西在一开始,他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大的用处。他是在数学和经济学的知识交界之处做突破。有时候在经济学这一个部分没有大关系,在数学的这一个部分也没有大关系,不过两个加在一起,火花就会蹦出来。 5.论文题目要有延展性   对一个硕士生或博士生来说,如果选错了题目,就是失败,题目选对了,还有百分之七十胜利的机会。这个问题值得研一、博一的学生好好思考。你的第一年其实就是要花在这上面,你要不断的跟老师商量寻找一个有意义、有延展性的问题,而且不要太难。     我的学生常常选非常难的题目,我说你千万不要这样,因为没有人会仔细去看你研究的困难度,对于难的题目你要花更多的时间阅读史料,才能得到一点点东西;要挤很多东西,才能筛选出一点点内容,所以你最好选择一个难易适中的题目。      我写过好几本书,我认为我对每一本书的花的心力都是一样,虽然我写任何东西我都不满意,但是在过程中我都绞尽脑汁希望把他写好。目前为止很多人认为我最好的书,是我二十几岁刚到史语所那一年所写的那本书。我在那本书花的时间并不长,那本书的大部分的稿子,是我和许添明老师同时在当兵的军营里面写的,而且还是用我以前旧的笔记写的。大陆这些年有许多出版社,反复要求出版我以前的书,尤其是这一本,我说:「不行。」因为我用的是我以前的读书笔记,我怕引文有错字,因为在军队营区里面随时都要出操、随时就要集合,手边又没有书,怎么可能好好的去核对呢?而如果要我重新校正一遍,又因为引用太多书,实在没有力气校正。   为什么举这个例子呢?我后来想一想,那本书之所以比较好,可能是因为那个题目可延展性大,那个题目波澜起伏的可能性大。很多人都认为,我最好的书应该是剑桥大学出的那一本,不过我认为我最好的书一定是用中文写的,因为这个语文我能掌握,英文我没办法掌握得出神入化。读、写任何语文一定要练习到你能带着三分随意,那时候你才可以说对于这一个语文完全理解与精熟,如果你还无法达到三分的随意,就表示你还在摸索。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重读《拖延症与改变》

原文在此: http://songshuhui.net/archives/75809 “和教人战胜各种弱点的心灵鸡汤思路不同,东布罗夫斯基并没有直接给出中年危机的解决方案。他话锋一转, 说有一些杰出的人能够完成自我突破,在自我和他人之间找到新的平衡,从而进入新的心理境界。突破的关键点在于他们能发现自己能够舍身为之付出的东西是什 么,家庭也好,事业也好,什么别的也好。找到这样的东西,新的价值体系就出现了:有若干东西是你在乎的,其他是不在乎的。为了真正在乎的东西拼命,就没什 么好回避的了。在这个标准下,和自我需求相匹配的事才是必须的,而其他事情既然心理上已经觉得不必须,即使失败也变得不那么难以接受了,有一些人的意见即 使违背后果也不那么重要了。自我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回归,这个新的自我和青少年期不同,它渴望的不是成长而是创造,创造一切条件去做成最在乎的事。 那么在东布罗夫斯基给出的框架里,陷在拖延状态的御宅族就是还没有从各种“必 须”中解脱出来的自我迷失一族吧。虽然各种心理调适理论都无绝对正确一说,但东先生不经意点出了拖延的本质——它就是一场和自我的战争。那个新的自我一日 不找到,就一日不能坦然面对世界,连带着身体也跟着倒霉。御宅族不是ADHD,放弃对注意力缺失症的妄想吧。一个强大的自我,连真正的ADHD都可以战 胜。”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每天早晨叫醒你的不是闹钟,而是梦想。」 (知乎问答一则,存档于此)

A1: “全才学霸”也略有不同,大体上分为两种: 一是严格管理每天的时间,这种人的代表前一阵莫名其妙红起来的马氏姐妹。 二是在一段时间内去全力做某件事,然后再全力去搞一段学术来应付考试和作业。这种人的特点是,你总是觉得他在做各种各样的事,但其实他在集中学术的时候你看不到而已。 关于成为这种人才的方法,简单地说就是「良好的天赋」+「高效地利用时间」。前者保证了效率,后者保证了时间。 关于马啸「到了大学,周围的所谓复合型人才多是拿睡眠时间换取别人羡慕的成绩和履历」,这个说法我部分赞同,把「睡眠时间」换为「休闲时间」更好。 需要注意的是,很多「复合型人才」在大学的开始并不是一张白纸,他们往往在大学前就利用「良好的天赋」+「高效地利用时间」的组合已经获取了很多技能。 对于问题描述中的有些技能,是一旦学会就终身学会的。 比如语言、音乐品鉴、书法、做饭,这些技能是的特点一旦学会遗忘的过程会很慢,两种全能学霸都可以很好地完成这些技能。这些事情跟「大学」一点关系都没有,跟它们有关系只是「人生」。因此,在放假的时候离开学校不要以为自己可以闲下来了,因为你始终走在人生的道路上。 要成为这样的人才,除了天赋、时间安排之外还有一个必不可少的东西,那就是动力。无论是「我不能和身边这群傻逼一样」还是「要成为XX那样的人、做XX事的话,现在的我必须有XX素质」还是「身边的XX那么牛逼了还在努力,我怎么可以闲下来」,总之就是必须要有想法。「自制力」、「热情」、「求知欲」这种东西,都是来自于某个很单纯的想法,而且越单纯越好。 有这样一句话始终令我泪流满面: 「每天早晨叫醒你的不是闹钟,而是梦想。」 以下是实际的建议: 1、多利用「碎片时间」。换句话说,就是把你坐公交车地铁无聊玩疯狂的小鸟的时间拿出来做点更有趣的事,哪怕是看看新闻。 2、不要有放长假的感觉。寒暑假非但不是解放的信号,而是你能够完全掌握自己时间的开始,你可以怎样最有效率怎样安排。 3、处理好与周围最近的人的关系。这个的重要性体现在,当你没完成它的时候,你会经常因为与周围的摩擦处于相当糟糕的心情中,这个非常影响效率。 4、保证经济。这个和上一条的重要性很像,有了它你不会方便太多(除非你有非常多的钱),但是没有它你会困难百倍。 5、尽量别干对实际生活真没什么用处的事情。这类事情的代表就是打电子游戏。。。它目前的作用只有放松心情,但是很多事情在能完成这个目标的基础上还有很多其他的用处,比如体育运动还能锻炼身体。。。 6、认清自己、找到一个能鞭策自己的想法。天赋是一个令人很无奈的事情,如果发现自己在几乎集中全部精力做某件事的情况下效率还是不如很多人,那么我劝你放弃这件事;如果发现很多事都如此,那么我劝你集中做好一件效率最高的事,就暂时别想「复合型人才」了。   A2: 从大一到现在,生活在在数学系,我被本系及其他各大院校各种大神虐过无数次,对所谓“大神”也有个人的拙见。我觉得,正确认识“大神”不太容易,第一印象往往都是错觉。 一般认为,“大神”和“学霸”截然不同,虽然都是令人发指的优秀,但后者是由于特别努力,前者却是因为他们智商高地吓人。不过,这种认识的确是misleading的。 通常认为智商高的表现,就是反应快,学的迅速,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却比谁都做得出色。不过,我越发感到,反应速度和学的速度更多取决于自己以前的积累,哪怕不是直接的。远的比如,一个人从小就练过很多运动,那么,即使学一个他过去完全没接触过的运动项目,他也比从小不怎么运动的人学得快很多。近的再如,有很好微分几何基础的人,看hartshorne肯定理解地比较快。而并不是因为他们大脑结构多么优于常人。试想,高考完了后,彻底不看书和出于兴趣自己学点东西的人,入学后的学习困难程度能一样吗?暑假的时候,比如你知道下学期要学代数几何,你要是能做个有心人,提起看看教材,稍微思考一下习题,开学后肯定比颓废了一暑假的同学学的轻松。如果你暑假啥也不学,只知道打dota和发呆,开学后老师讲个定理,你反应不过来,别人反应过来了,你说别人比你聪明,这不是耍赖吗。。 至于某些大神吊儿郎当的样子,这完全是偏见。无数的例子表明,一个人对事业是否认真并不取决于他在人面前表现的是否严肃。我见过一些所谓的“一天到晚没个正经样”的大神,当自己真的用心和他们相处的时候,可以发现他们有很多非常可贵的品质。仔细观察才能发现,这些大神中几乎所有人真的特别有斗志,顽强的不得了。他们无意间说出的话,可能很刺耳,但是,如果沉住气,仔细想想,哇塞,真的太有道理了,受用终生。相反,一天到晚宣称自己很努力的人,其实,很可能是骗人的。总跟老师说自己非常拼命,但是,却很少能见到他在学习或者和别人讨论和学业相关的问题。这种谎言其实我挺能理解的,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勇敢地承认自己其实很堕落的。唉,可惜,再怎么说自己努力,一点像样的成就都没有,谁信呢? 我也有幸和若干大神有过较多接触。他们不仅学业优秀,也能与人为善。不过,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们总是过得非常充实,任何时候都很忙,勤奋地令我无地自容,他们丝毫没什么所谓的光鲜亮丽,只有质朴的奋斗。我不得不说,看上去再遥不可及的大神,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成功的。你看到的是他的牛逼,却往往忽视了他付出的汗水! 大多数人,之所以不能成为大神,就是缺了脚踏实地的精神,一面羡慕别人,另一面却不肯付出努力。更要命的是,在自己闲得慌的同时,还去想一些奇奇怪怪的,貌似是哲学的其实不是哲学的无聊问题。说句不好听的话,一天到晚想这些,变得多愁善感,就是因为没有正事可干。我觉得这类问题再想也没太大结果,不如找个能让自己奋斗的事情,将自己的生活充实起来,给自己每天一个忙的理由。至于具体奋斗什么事情,取决于个人志趣,总之,千万别闲着。 我不是说人的天资没有差异,我想说的是,天资有没有差异,这个不必去想了,因为改变不了,能改变的就是多下功夫。我也不是说一定要成为大神,成为大神固然好,可是可遇而不可求,不过,人一定要找到自己的归宿,让生命借此时刻处于奔跑的状态,把空虚赶到九霄云外。这一点要是做不到,那就生命就真的灰暗了。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Some thoughts about improving myself and Feb’s general plan

别忘了,这是一场“体技心”一体的修炼! ############################################### Focusing learning: 1. Study time series via Hilbert Space notion(like projection, inner product, ect)and Fourier Analysis, try to solve all the problems in Ch2,3,4. Follow the lecture and HW of boss’s 565 course. 2. Finish reviewing Point Estimatio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