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冬冬

收到这封信不要惊讶,我想,我早就该写这样一封信可却一直未曾动笔,但我最终还是鼓足了勇气。既然是终于鼓足了勇气,俺也不拐弯抹角,我要开门见山地对你说 ———— 我喜欢你。

十二年前的初三某天,咱们成了前后桌(那时你和张旸同桌,在我右后方,我好像是和刘蔚同桌),从那时候的某刻起,我就喜欢上了你。一开始咱只是讨论点学习上的问题(好像你问我居多,哈哈),到后来渐渐也会聊些平常生活中乐子和话题。记得那时候,我经常会假装把笔掉到地上,于是弯腰下去捡,捡笔的同时偷偷把你鞋带给解了(不过多试几次之后你基本就是立马察觉那种),待你发现之后特喜欢看你嗔笑着说”ha xia lei”(记忆中的音)的样子:)还有当年咱上下学都骑自行车,每次远远地看见你在前边,就会试着超你的车(一般你骑的都挺快的,那时候最常见你里面穿一件黄色的毛衣啥的,外边穿件校服,不拉拉链,所以骑车的时候那校服的衣角飘起来可拉轰了,真不愧后来东磊汉子的外号=。=!),并在超你车的同大声喊你的名字(不敢骑车并排和你说话啥的,这现在看起来就是小娇羞啊,真是汗死了。。)。

中考结束,我们去了不同的地方上高中。开始两年我和初中的好多同学都断了联系,到了高二暑假某次回信丰的时候才又重新见到花花等人,进而才又有了包括你在内其他同学的消息(好像高中三年只见了你一次,是在04年高考后的高招会上碰见你和你母亲)。后来我第一次高考失败,去了临川,那段年岁真的是非常非常想念大家,也不时的会想起你。记得那时候在得知你的宿舍电话后在临川一中对面的IP电话商店给你打了电话,好像那次主要是我在说,你的话并不多,那次打完电话觉得你话音冷冷的好像并不太愿意听我说我那的事情,后来就没敢再多给你打电话(后来看这又是典型的啥心态。。)。

复读那年考上了川大,刚去那边的时候记得还很兴奋的在qq上和你描述过成都的串串香还有各种便宜小吃,说的你都心动了(不过在那四年,你都木有来成都玩过,也忒懒了吧!)。头两年在江安校区还和你通过一次信,我在我的去信里说了啥我已记不太清楚,不过回信里你的一段话,我始终都还记得,哈哈。零七年到了本部望江之后有了校内,记得那时有一次在校内上和你聊起来,我试探性的说了一句(大意)“我暗恋过你”啥的,当时为探你心思多少有点使气的意思,果然你也没多说啥于是咱就换话题了(后来真是觉得自己弱爆了啊,为什么要用“过”字 T_T!)。在望江的两年里还很清楚地记得关于你的两件事,第一件在汶川地震那时候,我在迷糊中醒来发觉地震了,赶忙从三楼的自习室跑到外面的草坪上,心惊之余写了条短信给当时脑海里所蹦出的人们群发出去,很快就收到了你回的一条,再后来那些回信都是等了很久才收到(因为后来大家都开始发短信报平安了。。)之后那几天记得一直和你互通短信,真真受了你不少安慰,后来看你qq签名变成了“愿 平安 健康”那感动的啊,哈哈(这里我觉得我完全可能是自作多情了。。)。第二件是有一阵子迷上猜谜还是啥的见着一些有意思的谜会发给你猜,之后有一次你就给我发了几个离合字作为回礼让我猜(什么“十有五六皆倒戈”之类的,哈哈),一开始不知道trick是什么于是跑到哥们寝室和几个好友一起讨论,真的是很有意思。(去年回去短信里还问过你一个green eye islanders的趣题,你还饶有兴致的去想,并想出来了,这真是让我这等学数学出身的屌丝如同遇到知音般感激涕零~)

后来你去了英国,俺从旁人那也难听到你多少消息,只能从你回我的几封邮件(感谢网易,还能让俺找出来。。)还有校内的照片里知道你的近况(照片里秀自己是个吃货的居多,长一点文字的东西从来只转不写,或说写了也不放出来让我们看 =。=!)。后来我也出国,求一面唔更难,再见到你是去年暑假了。那天晚上花花和小沈拉着我喝酒,花花对我我说他这些年工作上的感触,小沈则对我倾诉他和我三妹的事情(他说他不解为什么后来她变的小女人了,后来我在新疆给她短信,她则告诉我她心底一直没有变),和你只互敬了几杯酒,没能拉你坐下多说几句话,想来都有些遗憾,不过还是很高兴,见到你,见到大家,还留了不少影(说到留影,那天用俺的相机拍糊的真是不少,花花那相机给力一点,有张你和吴敏的合照拍的非常好。不过,我对我在里面被拍成了一个红黑着脸的家伙很有吐槽感,和你合照的时候也太拘谨了>-<),如我在去年给你们写的那篇《好年华》里所说,那与你,与你们在一起的年华,绝对是我的好年华。

十二年间,我的心底一直有你或浓或淡的存在。十二年间,我没有明白大声地对你说出。初中的时候,自己并不懂如何去表达一份喜欢,或者说也并不觉得表达一份喜欢是件赶早不赶晚的事情(这点绝对要吐槽一下我爸妈,他们的家教,一直都反对孩子在初高中谈恋爱。到了大学三年级,我妈才开始说你是不是该谈恋爱了,我勒个去。。),而且那时候也并不知道,如果不主动一点,在长大的过程中,人其实很容易失散(我算幸运的)。从复读到上大学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觉得你忽冷忽热的,不能确知你心里的所想,所以也没有说(我这里也吐槽一下自己这个双鱼男的纠结和婆妈=。=!那年在校内上说“我暗恋过你”是为使气和试探,一点也不明明白白清清楚楚)。那时候自己想,既然不知道对方的心思,那把这份情思藏在心底也很好,或许等到老了的某天同学聚会上,可以对你、对大家说出来。但经历了周围一件事(见PS部分)触动以后,我思考了很多。我想清楚了,若不在青春的年岁里对你说出这句喜欢,我一定会后悔的,我绝不要在十几年几十年以后的同学聚会上和同学们深夜追忆似水年华的时候才吐出一句当年我喜欢过你的话。“我本少年”,“说了后悔总比不说后悔来得好”(语见《银河英雄传说》中杨威利对菲列特利加的表白那段),“Better late than never”,“循心而往,随缘而去,纵使难成美眷也不负少年心怀”,这些话都真实地打动过我,可我若没有去真正实践过一次,这怎么行?!

所以,在十二年后,我要大声说 ———— 冬冬,我喜欢你,自你第一次对我嗔笑的那刻起。

佛语有言,“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对你大声说出了这句喜欢,我也终于能够坦然地面对自己的过去,并且大步往前,为连接那遥远的过去和遥远的未来。

说出这句喜欢之后,我自然希望能听到你对我说你的所想(不说出来,真的可能永远都不知道你的所想,说了,才有了可能),不过你看看我这封信的遣词造句,一点也没有逼迫人的意思吧,哈哈。对的,我明白从喜欢到恋爱到结婚这有不同的好几步,我很可能直接就在第一步就被你发好人卡了(如果是就勇敢发吧!虽然我也会想听原因,可这也不是必须的)。你对你自己的心有最好的判断,收了我这封信,你也依然要去做你喜欢的事情,爱你爱的人。这封信本质上是为了我自己的忠实表达,也为了让你会心一笑(如果可能的话,也伴着会心的几滴眼泪吧,噢耶),烦恼啥的可千万不要类=。=!!。当一个人单着的时候,若别人问多了你为啥还单着,不管是不是关心或者调侃,听多了都会烦。有时候单着,是因为心里还有,一盏灯,一点守望,不到最后,不愿把自己轻易交出去。写毕这封信,我不会再问你那种问题,因为我已连接到了遥远的十二年前,完成了我对我自己多年的一个回答,但你的回答不同,你的回答可以不在这个时间,可以不是对我,只要忠于自己就好。

我相信,这世界上真正美好的东西,都应该是简单明快的,对便对了,不对便是不对。人与人间的理解有天然的局限,可若不去做真实明快的表达,是永远也无法突破那层局限,而实现心与心间相对理解的。

十二年间,你当年对我嗔笑的那情景始终像一幅有声的画一般,能轻易地在脑海里浮现。我虽遗憾自己无法像电影《情书》中的男藤井树那样把脑海中铭刻的那个时光画下来,可只要想到这是一封我早就该寄出的情书,而如今终能翩然呈现在你眼中,便已心满意足。

噢,差点忘了,给你写这封信,还为了祝你,二十五岁,生日快乐!


初稿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八日凌晨
定稿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九日正午

PS:

1)最终让我决意写这封信的是这学期的一件事。有个女生追我室友,我室友有女朋友,他们一开始都憋,我都快看不下去了,所以有次那女生给我发短信问我我室友吃没吃晚饭的时候我就回了句,“既然是自己的心意,说了后悔总比不说后悔来的好”。结果出乎我的预料(当时不看好他们。。),后来那女生真变很勇敢地去追了,后来成了。这是个小三的故事,不过却让我不由自主地思考为什么这些年有时候会觉得情路有点苦类?自己越思考,越觉得这和自己的某些心性有关 —— 以往暗恋一个人,但却把多把情思埋藏地起来,没有去真实勇敢的表达,仅有的一次恋爱中,自己也是被动的。Sandy来时停电的那天夜里,当我又躺在床上想这的时候,许多记忆突然涌现,那一道道门都开了。在那许多道门的里面,我看到了你。于是,我点起了蜡烛,坐到桌前,想要给你写信(虽然真正提笔是若干天以后。。)。

2)寒假回去若不能在吴敏婚礼上相聚,那俺就拉上李简到深圳去找你玩。

3)初稿之后准备誊写出来寄给你,然后誊写过程中一看,这字实在是不忍看,而且也发觉有若干需要改订的段落。这封情书只纯粹是为自己多年里有的心思做一次忠实地表达,并希望你会心一笑(嗔笑也可以噢,呵呵),任何自己觉得可能让你烦恼的文字,俺都不要。而且既然字写的搓,看你我又非拘泥繁文缛节的人,那便email发给你吧。在图书馆改定这情书的时候,中途火警还是啥的alarm响了,是我写的不够温婉,太霸气了吗。。

4)为写这封情书的时候,有去找你这些年的文字,可是基本都找不到=。=!那天在校内上灵机一动,阿累累,虽然你木有放出日志啥的出来,可分享里总可以窥见你的一些想法的吧,于是我真的手贱了。。在一篇《你适合和谁在一起》的分享里,看你说”好吧。。确实挺准的。“,于是我想虽然你木有说你选的哪个,可你既然说准,我不可以做推理吗?=。=! 首先看结论,明显是CDF中的一个嘛。然后对F恋爱部分的评价我觉得不apply于你,而且要选F,必须到达问26或27,26我推你不可能选yes,所以只能通过27到达F,到达27的只有问20、21,问21据表述可排除只看问20,这20问我真不太确定,看什么lead to它,是问14、15,14也可很快排除,而问15你是可能选yes的所以再看啥lead to15,是问10,问10你选No也是可能的,再往上。。是问6,这个你选No也是可能的(快死了)。。再上溯到问3,这个我拿捏不准,不过倾向于你会选yes,那再看看3的上面,是问1,好吧,这个我可以大概确定,是No,于是有一个很小概率的path可以到达最终的F。不过概率小嘛,我就看C和D吧。。然后,然后我就发现,到达这两个终点的path都不少,果然还是我确定性掌握的信息还是太少了啊T_T 再来看C和D的最终概括有不少相似之处,不同的是C型面对感情更能控制自己。不管猜的对不对,俺还是猜C吧。。以上推理纯为手贱脑贱的结果,不过还是欢迎你告知我正确答案=。=

5)本想直接贴图的,网易系统对mac不支持,所以放附件里吧。
自注为:冬天里的最后一抹红~

About proudwolflc

a guy about to get some sense of doing stat research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