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命的彼此(《金陵十三钗》影评)

前两天看了《金陵十三钗》,因为事先已大概知道最后是个替换的结局,所以看的时候就有带着问题并留意细节和线索。看完后总的感觉已在签名里说过——如果跟着影片或导演的感觉走,这片子确实有很多泪点,不过这部片子却不足以用来祭奠我们的南京。之后又陆续读了些别人的影评,有篇《故事的,太故事的》的影评从影片的命题入手,细细了分析了片中人物转变的问题还有故事背后的东西,很是客观,我想那些一开始给此片打满分的人读了之后或许都会陷入细思的吧。还有篇《<金陵十三钗>,消费处女加消费妓女》,从影片结局替换背后的价值观入手作分析,给了一个别样的视点,其中有些批评颇可观。这篇影评比较有争议,不过单从其最后一段看,我觉得这位作者应该是从历史中感觉到了很多人未察觉的痛楚,此痛溢于文中,也难免有些未察觉的人想要吐槽了。还有许多可观的影评,就不一一列举了。以下,我仅试着谈谈在看完影片,读过影评后我自己的想法,有些观点可能受了某影评的启发,也不一一致谢了。

 

 

一、关于人物和情节

 

就片中人物的表演,给我印象深刻的是玉墨和李教官。玉墨临别时的凝望,李教官决心救人时言语神情,我想,是在那段烽火岁月中,许多真性情的乱世儿女所确确实实、毫不逊色的作出过的。这,也是所有那些在以批评的角度看影片的人们(包括我)所可以放下批评的眼光而对人物和历史给予同情的时刻。

 

为什么我对假神父约翰没有这样类似的时刻?你或许会问。我想这应该和影片中人物的整体刻画有关,玉墨和李教官的选择没有给我不自然的感觉,但约翰就有一些。有人觉得约翰第一次救女学生时的突然伟大不太正常,我确觉得这是可以接受的剧情发展(虽然,最好还是有更多的铺垫比较好,之前的约翰确实比较让人无语,而且转变时的表情动作刻画也不太充分),比如说唐代的陈子昂,年十八还未知书,而一朝得闻道,竟折节读书,终一匡六朝诗风之浇漓,返之淳正。人,在经历心灵上的大震撼时是有可能做出勇敢无比或是懦弱无比的选择的。我所觉得的不自然主要是在钟楼上约翰和玉墨们劝下书娟们之后,约翰就仿佛认同了玉墨们的选择(他肯定知道当时那只是玉墨们为劝书娟们的应急语),从此一门心思安抚书娟们,并帮玉墨们还有小男孩化妆。这里有一段约翰和小男孩改鞋的对话,其中约翰有一句对选择的质疑,可仅止于此,就被小男孩另一句话抚平了。而后来还发展出约翰和玉墨的一段床戏,我就真真觉得不自然了。如果约翰对玉墨没有深爱,那又何必添那段床戏(其实我懂的,为了票房,这也是应该的。。)?如果约翰深爱玉墨,又何至于没有对于玉墨们选择的细细追问和痛苦?那段约翰和小男孩的对话看着确实是用来打补丁的,用意不错,不过还是不够。若由此进一步细究,剧本在处理约翰和玉墨的感情时是有不少问题的。不过这是剧本本身的问题了,与演员的表演无关。

 

对于小男孩突然的担当,似乎也有和约翰类似的问题。至少我看影片发展到十二人缺一人的时候,是没想到小男孩会出来充那个数的。影片前半部应该说没有多少伏笔可言,从见到豆蔻们的惨死起,小男孩有了做出这一选择的可能,但对他心境的描写还有对于玉墨们和书娟们间选择的痛苦,所做的刻画太少太少。

 

当然约翰也并非没有打动我之处。在目睹豆蔻们惨死回到教堂之后,他郑重的把弦丝交给了玉墨,却隐瞒了惨死的真相,只说是流弹。这段真实地打动了我,觉得这里的约翰是可爱的。不过好景不长,他又在我没想到的地方对玉墨说出了真相。其实我觉得在玉墨们还没有做出替换书娟们的选择前就突然对玉墨说出,未若放在得知玉墨的选择后说出。这里我想也正是约翰对玉墨表达爱意的挽留和心中的痛苦的恰当时机,本可以好好刻画一番的,可惜这里影片好像连刻画都没有就直接到床戏和离别了。

 

说到这也顺便提一下我对豆蔻回去取弦丝是否真实的看法,我觉得根据影片里豆蔻和浦生的描写(那段豆蔻演的很好),是可以成立的,虽然有些冒险,可为了自己心里已认之为弟弟的人儿,在他走前为他奏一曲,是可能的。但是,在豆蔻她们刚躲过日本兵的紧追的时候,还要回去拿弦丝是我觉得有些不真实的。我想,大部分至情至性之人在知道做一件事情有生命危险但未亲身体验的时候仍然可能选择去做,但是在之后又亲身经历了丧命的危险后还是没有一丝犹豫、完全不顾及自己生命的铁头是难以理解的(有我也不赞同!)。由此而及全片,还是可以看出张艺谋有思量过历史的沉重,但却正如《故事的,太故事的》最后所说,他还是在关键处缺少了对受难者,至少是对片中和小说中角色的同情之理解。相比《辛德勒的名单》,《金陵》好像确实是缺了点淳厚的东西,在有些不该夸张的地方显得有点铺张,而在有些该细描的地方却又蜻蜓点水般过去了。

 

再简单说说书娟们。她们在剧中的表现我是不满意的(不是对演员的表演。。),里面有十二个学生,可通片下来里面稍能让人有点印象的只有书娟的几句话、几个眼神,剧本对于她们的刻画还是相对苍白了点。对,她们是只有十二三岁,心里的害怕远大于勇敢,可她们至于在知道姐姐们的抉择后只说一句对不起连姐姐名字也不问一句、连一声大哭后的拥抱都没有吗?那情景虽然让人落泪,却不真实。如果说是书娟们最初那对玉墨们身份的偏见还固执地让她们难以尽情表达、尽情理解,那就太冰冷的可怕了。那我们便有充分的理由问,是什么,隔绝了她们间的同情

 

至于日本军人长谷川,一开始他的出场到让我有点发散过头的想起了《巧奔妙逃》中的那个以前是音乐老师的日本军人,还有那句经典的,音乐的力量。。不过后来证明他的刻画实在有点可有可无,估计还是张艺谋为了平衡,要为此片引入各种元素的原因吧。可是引入了又没投入足够的心思刻画,倒难免让人看着有点脸谱化的感觉。

 

人物和情节暂时想到的就那么多,接着说说历史和南京。

 

二、关于历史和南京

 

因为我闲暇时素来喜欢读点历史,所以观此片后便有去了解一下严歌苓写小说的缘起,想知道真实的历史中是否确有其事。我所了解到的是严歌苓是读过魏特琳女士的日记中的故事之后受到感动而起创作之念的。我便找到中文版的《魏特琳日记》,通读了三七年十二月南京失陷前后的那部分。与小说创作直接相关应是十二月二十四日的那篇日记,相关部分录之如下:

 

“  十二月二十四日  星期五

 

再过一天就是圣诞节了。10时,我被叫到我的办公室,与日本某师团的一名高级军事顾问会晤。幸好他带了一名翻译,这是日本使馆的一名年长的中国翻译,他要求我们从一万名难民中挑选出100名妓女。他们认为,如果为日本兵安排一个合法的去处,这些士兵就不会再骚扰无辜的良家妇女了。当他们许诺不会抓走良家妇女后,我们允许他们挑选,在这期间,这位顾问坐在我的办公室里。过了很长时间,他们终于找到了二十一人。日本人认为,姑娘们听到这一消息后会躲起来。许多姑娘来问我,日本人会不会从她们中间再挑选另外79名?我所能回答的是,如果我能阻止的话,应该不会。”

 

记载仅止于此,没有再告诉我们那二十一人是怎么被挑选的,她们真的都是妓女吗?而那一刻她们又是怎样的心情和抉择呢?我们无从知道。

 

细味以上记载,便知历史的沉痛处,远非小说和电影描绘的那么简单。真实的历史中,或许玉墨们做替换这一抉择的机会都不曾有过。

 

小说本身的命题和脉络构思使得张艺谋难有机会让影片中承载真实历史的沉重,但并非没有机会弥补,如一篇影评中所建议的那样,他至少可以加上一行字幕——“此片许多情节属虚构,但真实的历史中,日本人曾以找妓女为借口从当时的安全区掠去很多中国妇女,没有人知道她们的真正身份。

 

真实的历史给我们展现的是人物的同命,远非替换那么简单。这也正是看完影片又有意于看历史的人们所应牢牢记住的,影片把感动的传达仅限于商女亦知亡国恨的层面,可我们可以做的更好。

 

其实若更细读《魏特琳日记》那南京陷落的整个前后记载,再回头看影片,可能多少会有隐约的不对感。至少我读了之后,完全不相信,在那样的时刻,风华绝代的玉墨们,能以那样闲适的脚步踏入那所学校、那座教堂。我甚至想,影片结尾书娟脑海中铭刻的不应是那个画面,而应是最后姐姐们的诉说、托付与那诀别的一笑。

 

既然谈到历史,就不能回避我对片中国军战士们牺牲场景的观感。张艺谋拍的很壮烈,可表现的有些夸张(其实大部分抗日题材影片和电视剧多是这么表现的)。我看过纪录片《国殇》中若干老兵的回忆情景,日本兵的战斗素养着实不弱,有位老兵提到拼刺刀的情景时更是说了几句便是哽咽难言。如李教官那样一人搞定N人的情景真的很难发生。这也唯有亲自试图去探究真实历史的读者和观者们在壮士牺牲所激起的热血之外方能生出那一丝苍凉之感吧。

 

对于《金陵》,我觉得的遗憾,是张艺谋何以忍心让我们看到豆蔻们的惨死,却无法给我们呈现一部关于他们、她们还有南京的祭奠。我仿佛听到王康先生的那句呐喊,我们怎么就没有一幅画、一首诗、一部电影来把我们的命运,艺术的升华起来,把它祭奠了,把它祷告了。

 

如果抱着看一部商业片的心态来看《金陵》,观影之后,回味于李教官们的勇敢、玉墨们的挚烈,并在生活中珍惜像他们那样的人,我想已经足够了。可若是抱着历史的心态(也就是所谓继往开来啦)来看《金陵》,则看过之后,或还有很多思考要做。张艺谋无法给我们一个祭奠,可至少给了我们一个契机。

 

鲁迅先生曾不客气的说,中国人的不敢正视各方面,用瞒和骗,造出奇妙的逃路来,而自以为正路。在这路上,就证明着国民性的怯弱,懒惰,而又巧滑。一天一天的满足着,即一天一天的堕落着,但却又觉得日见其光荣。在事实上,亡国一次,即添加几个殉难的忠臣,后来每不想光复旧物,而只去赞美那几个忠臣;遭劫一次,即造成一群不辱的烈女,事过之后,也每每不思惩凶,自卫,却只顾歌咏那一群烈女。 

 

是有望于诸君。

 

 

 

补记与致谢:

 

我有幸应老同学王头的邀请在今年八月底去了一趟南京。不过稍有些匆忙,只好好看了一天。在到的第一天他便告诉我南京大屠杀对于南京饮食文化传承的影响,那晚又和他一起沿秦淮河走了走,那里有面墙刻着南京过往的许多风流人物,有些是我素来欣赏的。看到刘禹锡的部分,上面选刻的是那首《乌衣巷》的诗,我倒是跟着想起那首《金陵怀古》来了,读着那句人生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我好像是始终没有搞懂他到底是伤没伤。我自己倒是乐意把它读成人生几回伤往事,且看山形依旧枕寒流,这样才有点莫伤的劝慰之意嘛。

 

走的那天上午,在总统府看的起劲,忘了时间,出来又逢下雨,与王头接头拿到行李之后唯有冒雨往南京站赶。那附近的的士少的可怜我招了几个都不停,就在对赶上火车有点绝望之时,一辆的士停下了,一司机大姐招收叫我上去,上车坐定,大姐一踩油门,雨里,人随车飞奔而去。结果我幸运的赶上了。

 

在此谢谢王头还有大姐。至少对于我来说,有你们在的南京,就是精彩的。而这也是我决定写我这人生中第一篇影评(小时候有没有不记得了)的一个缘起。

 

最后,我还得向三人致意。一位是Iris Chang, 她为那段历史的许多人代发心曲,使青史没有尽成灰,她还告诉我去”think big, do not limit your vision”。另两位是魏特琳女士和拉贝先生,你们在那样的岁月中的努力,在人类存在的历史中,永远是熠熠生辉的。

 

刚想把这篇文字贴出来,就看到校内朋友永清的文字,很高兴,一并也以此文献给他,愿他早日回到我们中:)

也以此文献给我自己,二零一二,我来了。

 

(林徽因有篇文章《彼此》,思及文意和电影,特命此文如题。)

 

写毕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新年已始,吾要奋发读书!

About proudwolflc

a guy about to get some sense of doing stat research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